数字经济赋能共同富裕

4月3日,上海外国语大学主办的“数字经济与共同富裕——实现新阶段高质量发展的时代机遇与现实应对”学术研讨会在沪召开,与会学者共同探讨数字经济发展赋能共同富裕的规律性、科学性、常态化管理服务机制,解析数字经济在赋能共同富裕实现过程中亟须注意的问题。

数字经济赋能共同富裕

  为经济发展注入新动能

  数字经济时代是世界百年变局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都是这个时代变迁的见证者和研究者。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副书记王静提出,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上,逐步深化对实现共同富裕的道路、理论创新等方面的探索与发展。进入新发展阶段后,又根据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新变化,针对促进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目标要求和战略部署,明确了总的指导思想和方针。数字技术作为经济活动的引擎,推动了经济活动的模式创新、管理创新、制度创新等各方面的根本变革。为此,我们要充分认识数字经济对促进共同富裕的重大意义,做好相关研究。

  数字经济时代的公平正义,不仅是人类的美好价值追求,也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徐斌提出,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公平正义的内在要求,我们要立足于时代发展,把社会主义本质、公平正义和共同富裕有机结合起来。第三次分配的实现将提升参与主体的社会责任感和奉献意识,有利于提升社会文明状况、社会公德水平和精神境界,同时有效缓和阶层矛盾,营造良性社会秩序。

  数字经济时代的共同富裕与社会主义本质具有内在的统一性,两者是不可分割的统一体。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唐爱军提出,共同富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根本特征,也是衡量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标准。科学社会主义作为共同富裕的理论基石,是实现共同富裕的制度基础,同时还规定了实现共同富裕的物质基础、领导力量和依靠力量。因此,在具体实践中,发展社会主义必须以共同富裕为目标和原则,而要真正实现共同富裕就必须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

  助力高质量发展

  坚持两个“毫不动摇”,不断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合理利用数字资本畅通经济循环体系,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将成为构建新发展格局的主动战略选择。上海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丁晓钦提出,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等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数据作为核心生产要素正在重塑传统生产和生活方式,推动数字经济蓬勃发展,并催生出数字资本这一特殊资本形态。但如果不能进行科学治理和有效监管,数字资本将会无序扩张,导致国内、国际出现“数字鸿沟”。因此,加强国内外数字资本治理,对于在“双循环”格局下兼顾经济高质量发展和实现共同富裕目标至关重要。

  从经济数字化的普惠性视角出发,可清晰地阐述数字经济的内涵与本质特征。华东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速继明认为,数字经济的发展有助于传统农业的数字化改造,驱动农业由供给、增产、小规模经营导向,转向需求、提质、适度规模导向,推动产业质量及生产方式变革,促进农村经济提质增效,实现家庭收入增长。一方面,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不断提高经济社会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水平,加速重构经济发展与治理模式的新型经济形态;另一方面,数字经济缩小或消弭了传统社会资源分配的区域差距,重新赋能了不同要素的组合模式,尤其是带来了普惠性红利。在促进实现共同富裕方面,数字经济可通过收入增长路径改善贫困现状,消除绝对贫困。

  数字经济是创造社会财富的新经济形态,将持续赋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韩文龙提出,在数字经济时代,社会生产过程中的生产、流通、分配和消费四个环节正在实现数字化变革。其中,数字生产力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新动力,数字流通力提升了资本周转与价值实现的效率,数字分配力的普惠效应可以优化收入分配结构,数字消费力将助推产业转型升级,进一步扩大内需。立足新发展阶段,为进一步培育我国的数字经济竞争力,需要通过强化反垄断保持数字经济活力,通过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治理数字化和数据价值化,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形成“四位一体”的科技创新体系,提高数字经济创新力。

  迈向共同富裕的现代化道路

  只有在做大数字经济蛋糕、加强监管与打造国有经济数字航母,实现数字经济与人的全面发展和自由发展等方面做好工作,才能把数字经济时代的发展与共同富裕目标有机统一起来。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马拥军提出,数字经济包括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两方面,我们亟须认清数据要素化所面临的诸如数据资产的地位确立、数据确权的难题破解、数据共享的流通障碍、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体系健全等方面的诸多挑战。这就要求我们在数字转型和数字化治理等方面加强制度建设,提高管理服务水平,以促进数字经济实施过程中的价值最大化、效果最优化。

  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开启了共同富裕的现代化新道路。山东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颜景高认为,这条道路有赖于“三个程式”的依次展开:一是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形态,防范资本权力无限扩张引发的贫富差距;二是发挥国家制度优势,实施“两个大局”战略,力促“率先发展”与“帮扶发展”相结合,推动实现共同富裕;三是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形成新发展格局,推动世界各方共享发展,迈向共同富裕。

  数字经济被视为不同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的新阶段或新时代,对于我国当前推进高质量发展与实现共同富裕目标而言,是时代赋予的大好机遇。上海外国语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衣永刚表示,认真研究伴随数字经济产生的新问题,在数字资本、数字劳动、大数据与平台共享等具体方面总结一般规律、服务创新发展,在迈向共同富裕的道路上贡献学术智慧与力量,是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与责任。我们要在“两个毫不动摇”基本精神的指导下,积极探索与研究数字经济与共同富裕的内在统一性,向世界展现“中国式现代化”发展道路的特色与优势。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查建国 陈炼

(0)
上一篇 2022-04-09 10:52
下一篇 2022-04-09 10:5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央媒头条全球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