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青年CEO:我们只有一个使命,就是让村子富起来

四月底,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公布,将择优遴选一批社会培训评价组织,对20个新职业劳动者开展技能等级认定工作,20个新职业遍布各个领域,其中,有关乡村的职业只有一个——农业经理人。

近年来,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开展,乡村结构发生巨变,随着乡村发展的多元化需求,涌现了不少乡村新职业,农业经理人就是其中之一。越来越多的青年人选择重返乡村、走进乡村,为乡村振兴贡献青年力量。

乡村需要农业经理人

今年年初,为培养乡村振兴所需人才,中国农业大学国家乡村振兴研究院等机构发起“乡村CEO计划”,希望通过培训计划,摸索农业经理人的培养机制,让农业经理人在合作社、农民经济组织及乡村公共事务管理上发挥作用。中国农业大学国家乡村振兴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李小云,是“乡村CEO计划”的首席导师,他曾表示:“我们培养乡村CEO不再是一个天真浪漫的想法,而是一个实际的需要。”

农业经理人又叫乡村CEO,他们主要在村集体经济组织独资或者控股企业中,从事经营管理等工作。一直以来,乡村就是“人才的荒漠”,随着城市化、城镇化进程加速,导致人才外流,乡村的留守老人越来越多。没有人才,农民就很难探索到一条高效、有用的发展道路。李小云认为,没有管理能力,农民就难以有效运营自己的资产,更难以从中获得足够的收益。他说:“为什么要雇用农业经理人呢?他们就是专门为农民合作社、农民企业服务的一群人,能够为乡村做事。”

随着乡村价值的提升,乡村产业开始多元化,逐渐具备了吸引人才的条件,不少青年人选择走进乡村,成为乡村CEO。李小云认为,一个合格的乡村CEO,首先要知道乡村社会共同体是一个复杂的乡村社会,需要面对一个受教育程度不高的群体,同时,还要面对市场。“一个合格的乡村CEO,其能力绝不会低于城市里某个公司的总经理,他需要同时面对一个复杂的乡村社会和城市社会。”

四川青年重返家乡种植无花果

2017年,四川阆中青年黄金辞去互联网公司的工作,选择回到家乡阆中市沙溪街道金鼓村,发展无花果产业,带领村民致富。截至目前,黄金带领村民组建的合作社,无花果种植规模超过100亩,年产值超过300万元,有超过100户当地农民获得收益。黄金说:“我回到家乡,唯一的目标就是让村子富起来。”

乡村青年CEO:我们只有一个使命,就是让村子富起来

黄金和他的无花果。受访者供图

一直以来,金鼓村缺乏特色产业,村民思想不开放,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黄金是金鼓村土生土长的孩子,通过高考,他成为村里第一个走出大山的大学生。黄金回忆:“我的父亲去世时,就嘱咐我,以后要是有能力了一定要帮助村子走出贫困。”黄金从小吃百家饭长大,对于村子有着更深刻的情感,父亲临终的叮嘱,更让他牢记在心。

“刚开始,村民是不愿意跟我一起干的,这是我没想到的。”原本黄金对返乡创业这件事很有自信,村民都是以前的邻居,肯定信任自己,没成想,回去招人的第一天,就碰了一鼻子灰。他说:“大家只知道我在外头有工作,生活也不错,对我回到家乡这件事很不理解,就更不愿意跟着我干一个从来没有干过的事情了。”找不到一起合作的村民,黄金没有扭头就走,他自费包下了村里人的土地,一次性付了3年租金,让村民以入股的形式,进入到合作社中,村民不种,自己就种给他们看。

一年时间,黄金种植的无花果收获不错,他还开辟了采摘通道,以农家乐的形式开放给外来的游客,吸引了不少人。村民见到了成效,纷纷找上门来。黄金说:“语言和文字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得靠实际行动,村民们看到了实实在在的收益,就会跟着一起做。”

乡村青年CEO:我们只有一个使命,就是让村子富起来

四川阆中金鼓村无花果基地。受访者供图

在和村民合作种植的过程中,黄金也碰到不少难题。为了与其他地区的无花果做出区别,黄金的无花果主打不用化学农药,有机健康。这让不少有着旧时候种养观念的村民很不理解,有些村民就会偷偷用。黄金说:“他们不改变观念,不按照有机标准来,无花果也能种出来,但是没有自己的特色,和市面上的就没有区别了。”

黄金便一次次地去和农户商量,一天里有大半天的时间是在无花果地里待着。“有时候他们答应得好好的,但背地里又改不了原先的习惯,有机种植虽然产量不高,但是单价能够比市面高出不少。”在黄金看来,自己返乡发展特色产业的道路任重道远,“在未来,我还希望开通无花果销售、深加工等多渠道,把我们村的有机无花果打出招牌,村民能够获得更多收益。”

云南95后:让鲜花长满每条巷子

赵全康是一名95后,2019年,他回到家乡云南省安宁市雁塔村,成为中国农业大学与昆明市政府共建合作的都市驱动型乡村振兴实验村项目的第一批受聘乡村CEO之一。赵全康说:“回到家乡,我就想要干出个名堂,为我们世代赖以生存的家园做出贡献。”

乡村青年CEO:我们只有一个使命,就是让村子富起来

鲜花长满了雁塔村的每一条巷子。受访者供图

回到乡村,赵全康担任安宁花巷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的CEO,他需要参与雁塔村的大事小情。赵全康说:“我一开始根本不知道乡村CEO是做什么的,就以为是一个好听的名头。而工作下来,才知道我的角色对于村民和村子的发展来说有多重要。”

乡村青年CEO:我们只有一个使命,就是让村子富起来

乡村青年CEO——赵全康。受访者供图

村内的大小事务几乎都离不开赵全康。“村民什么事情都找我,不只是我们发展旅游业,做一些第三产业方面的规划建设或生活中的琐事,村民都会来找我,我就跟半个村干部一样。”在村里,需要去沟通协调的村民几乎都比赵全康年长,这就需要赵全康重复下达指令,需要更多耐心,“他们有些人会把我当小孩子,作为一个管理者,我需要对工作负责,对村民负责。”

在两年多的工作中,赵全康监督了雁塔花巷的施工工作,协调村内租户承租合同,让鲜花长满雁塔村的每一条巷子。赵全康说:“我们云南,最美的就是一片片花海,我们将这个地理优势与村子的原生态样貌结合,打造成了精品民宿和美丽的乡旅环境,吸引到很多游客,人多了,村民的生意就多了,生活自然就能过得更好。”

像黄金和赵全康这样的青年越来越多,他们出于改造乡村面貌的一腔热血,离开城市,在乡村发挥着自己的光和热。清晨的村庄比城市安静,听得见溪水叮咚,也闻得见青草花香,乡村CEO们带着城市经验,踏上乡村,走着前人从未走过的致富之路,未来的乡村,将在越来越多青年的带领下,焕发出别样生机。

新京报记者 陈璐

(0)
上一篇 2022-05-06 08:20
下一篇 2022-05-06 09:5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央媒头条全球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