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求医经历

作者:袁牧

女儿读小学五年级时,生了一场重病。刻不容缓,我第一时间将女儿送到上海一家大医院救治。挂号的门诊专家是姚教授,他一米八以上的个头,戴着一副精致的眼镜,看上去只有三十岁刚出头,英俊帅气,白皙的面孔透着几分学者风度,说话温和亲切,我称呼他姚教授,他微笑着纠正到“叫我姚医生”。姚医生看完女儿核磁共振的检查片子后,干脆明了地作出诊断结果:第一住院,第二开刀。

住院是当务之急,可是在上海这样一线大城市的重点医院,病患满满,要想很快住上院又谈何容易。预约住院时,医生告知至少要等一个月以后才有床位,可我已接到女儿的病危通知,一分一秒也等不得啊!一系列现实的就医困难以及女儿的病情现状,让我陷入了极度的焦虑中。情急之下,我哀求姚医生能否帮忙想想办法,他面露难色,但也许是看出了我心中的不安,还是爽快地答应了,反过来安慰我,让我宽心。

不到一个星期时间,姚医生兴冲冲地告诉我可以办理住院手续了,这从天而降的喜讯意味着女儿终于有救了。那一刻我喜极而泣,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一盏心灯随之冉冉升起,我在内心深处永远记下了姚医生的救命恩情!

后来,我打听到姚医生是皖南某县人,他在上海攻读博士,师从一著名中国工程院院士。名师出高徒,姚医生年纪轻轻就成为脑外科的“一把刀”,在他的精心安排下,女儿的手术做得非常成功。

时隔八年,我将再一次带女儿前往上海复查,自然想到要去找姚医生。分别那么久,我都不好意思再次开口麻烦他,甚至担心他是否还曾记得我们。当我怯怯地拨通姚医生的手机号码时,那端传来他熟悉而又温暖的声音:“我清楚记得你孩子当时治疗的情况,你能来找我,是我们之间有缘分,怎么能说是麻烦呢!”

我深知姚医生的为人和性格,便和妻子商量顺便捎带点自家种植的土特产,以表达多年来一直珍藏于心的感激之情。未曾想到就是这样不值钱的一点心意,也还是被姚医生义正词严地拒之门外:“你们既然相信我的医术来找我,那就要相信我的人品,你们外地来看病很不容易了,况且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医者仁心是人之常情……”可我仍心有不甘:“你把我们当家人,救了孩子一命,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千里送鹅毛都不行吗?”未等我把话说完,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爽朗地说到:“君子之交淡如水,没必要如此。我们是安徽老乡,有机会去合肥,你请我吃饭。”

姚医生一清如水的态度,像一面镜子,让我照见了自己的渺小,看到了一颗纯洁高尚的灵魂。从姚医生身上,我真正读懂了“大医精诚”的深刻内涵。

在姚医生的热心帮助下,我女儿当天就做了核磁共振检查。从检查到片子出来,还要等上好几天时间。姚医生体谅我们远道而来,在上海吃住费用都大,就自己忙中偷闲上机读片子,将检查结果早早地告诉了我们。后来因女儿的病情复杂,姚医生不厌其烦地多方沟通,非常慎重地请来多名专家进行会诊,才确定了最佳治疗方案。临出院时,他又像家人一样千叮咛万嘱咐,并推荐我加了他的“好大夫在线”,这样我即使不来上海,也可以随时和他进行线上交流,研判病情。

如今女儿早已康复,亦已成家立业,幸福地生活着。回顾她生病后的这一路坎坷,我真心感谢姚医生的雪中送炭!如果没有遇见姚医生,女儿不可能那么快就住院手术,这更让我真切地体会到了医生的伟大、无私、善意和辛苦。

深恩难忘,我多么想再次见到姚医生啊!

 

通联:合肥市包河区包河大道与乌鲁木齐路交口安徽省食品药品检验研究院 袁牧

(1)
上一篇 2024-05-19 14:01
下一篇 2024-05-19 14:02

相关推荐

                                                                                                                  致敬城乡美容师-发现最美环卫工人